• 这一年,这一念,遍地慌乱,只是将往昔仍旧惦念。这一场遇见和别离,不再问是谁的对错,只是不愿再去追究。 时间让回忆深陷,不经意间忧伤了谁的流年。苍白的语言,将过往在夜里反复描摹,似乎在夜色冰冷里可以添上一点暖意。 旧城里落寞的年华,早过经年。...

  • 假想的爱

    2021-11-23

    在深山老林里,我渴望有人将我救出去,她 乘风而来,连呼吸也是香气。我们会激动的相拥,沉溺在百花齐放里,就拥抱在风里! 请热烈深情地爱我,注视着我不太漂亮的眼睛,看得见熊熊爱火燃烧吗?它已席卷整个森林,燃烧殆尽。然后我们就被这股来势汹汹的大火包...

  • 或许是不喜欢太过幽暗的环境,细想来,距离我上一次去电影院居然已经过了六年。前女友也曾埋怨过我,居然没陪她看过哪怕一次电影。分手后,我曾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进电影院了,岂料世事无常,因为机缘巧合,终究违背了初心。 看的电影名叫《入殓师》,讲述的是...

  • 我和他认识,是在寒冷的冬季,英姿飒爽。那时的他是在部队服役,就在快要退役的时候,我们的爱情也开始了。 我的家在甘肃,离陕西很远,但是自从我们认识后,就感觉陕西真的的很近,天涯咫尺的距离。大约在四年前,第一次来陕西我看到了他的家,是个煤矿企业...

  • 一本朦胧诗选在我的手中辗转反侧,从一个名词开始解读,动词鼓动一潮又一潮的心底暗流。关于石头的忠贞与女贞子的爱情,我始终无法参悟。 那个四月的午后异常安静,深秀湖畔,我与一株曼佗罗比肩而坐。阳光静静地流淌,一如你安详的目光。我听见了你均匀的呼吸...

  • 真不知道路旁的这棵木棉树是什么时候开花的,更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满树开花的,就如两个曾经的两个恋人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相遇和相恋的。 冬天每天的早上,它笑容灿烂地迎接和沐浴着冬日第一缕阳光,夜晚又默默、孤独地陪伴着漫漫长夜和寒冷,似乎从没有...

  • 序言

    2021-11-23

    我叫梁夏,一个拥有幸福且遗憾一生的普通人。曾经有人和我说过,最终你嫁给的,和你携手一生的人,未必是你最爱的人。我很天真的反驳了她的观点,若不是最爱,何谈共度一生;若不是因为爱,何谈开始这段感情。后来,我懂了,是爱,但未必是最爱。...

  • 我叫梁夏,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小时候的我没有锦衣玉食,没有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没有美丽的公主裙和漂亮的小皮鞋,有的,仅有父母省吃俭用后给的几角零花钱,亲戚家孩子穿不了的旧衣服,以及奶奶亲身缝制的布鞋。 小学时候,经常因为做不出来数学应用题...

  • 12岁,我上了我们那里唯一的一所中学,因为是乡村,条件也比较有限,当时在我们那里,很多村镇都会到就近的一所中学上学,而我家,刚好就在学校附近,算是比较近的,每天都可以学校家两边跑,当时班上有很多都是走两个多,三个小时路来上学的住校生,很多,...

  • 初中第一课,排位置。正式上学的第一天,班主任就给我们排座位,根据高矮顺序,男女生分开排成一列,再根据男女搭配原则,一次从第一排开始坐。我很荣幸的排在了女生列第一,和我们班男生列第一的小男生成了同桌。虽然对这样的排位方式有点排斥,但是也挺好...

总:9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